我已授权

注册

新濠天地博彩娱乐官网

2019-04-18 23:45:12 和讯名家 

  浙商银行回归A股道路并非坦途。

  文|王晓曦

  编辑|李祯 西贝

  一视财经【ID:yishicaijing】消息——4月18日,“内外交困”,冲刺回A破局难,这是浙商银行行长徐仁艳上任一周年的处境。

  为了回归A股上市,浙商银行似乎做好了最后的冲刺准备,今年还提早发布业绩报告且宣布不派息。

  但相继踩雷乐视、宝能,又发生高管震荡、收巨额罚单……,浙商银行回归A股道路并非坦途。

  早在2018年4月18日晚间,浙商银行在港交所发布行长刘晓春辞职的公告,同时,刘晓春还辞去了浙商银行执行董事、副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及普惠金融发展委员会成员等职务。

  随着刘晓春的离任,新行长人选也立即浮出水面。浙商银行董事会通过决议,委任徐仁艳为该行行长。

  彼时的浙商银行,处在与宝能的旧账被翻出、连续收到监管罚单等诸多风波中。

  因此,市场人士对新行长徐仁艳寄予厚望,并认为,妥善解决内控问题以及尽快回归A股是其要交的“作业”。

  但是,近一年的时间已经过去,这位新行长似乎并没有给浙商银行打开新局面,内控问题依旧不断暴露,回A路程也是一波三折。

  比如去年12月,银保监会公布对浙商银行等6银行共计1.6亿元的处罚公告。其中,因理财、销售等业务多项违规,浙商银行被处以5550万元罚款,成为被罚最多的银行。

  1

  浙商银行高层频繁变动 徐仁艳委重投艰

  2018年,对于浙商银行来说是高管频繁变动的一年。

  先是2018年3月份,浙商银行原副行长叶建清赴任温州银行任董事长。

  一个月后,浙商银行在港交所又发布公告称,近日,董事会收到刘晓春提交的辞呈,刘晓春因工作变动而辞任执行董事、副董事长兼行长等职位。

  同时,上述公告还表示,该行董事会通过决议,委任徐仁艳为该行行长。

  公开资料显示,刘晓春的接任者徐仁艳是浙商银行元老级人物。早在2004年浙商银行成立初期他就加入其中,算是“开行老臣”,曾先后担任浙商银行党委委员、董事、副行长等要职。

  那时,浙商银行正陷“宝能”风波之中,即万科独董、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研究员刘姝威连发数篇文章“怒怼”宝能,指责其控股南玻、举牌万科和格力等行为是动用巨额保险资金和银行资金损害实体经济。对于其中的银行资金,刘姝威着重点名了浙商银行,其认为这是一笔“违规出资”。

  所以,不少人士称徐仁艳是“负压上阵”。当时,有媒体报道称,“摆在徐仁艳面前的浙商银行已和过去几年高速增长局面大为不同,内忧外患双重压力正待解决。”

  事实上,在徐仁艳履新浙商银行行长职务的同时,该行高管的分工也有所调整,其中,彼时排名第一的副行长张长弓分管资金业务之外增加了零售业务;副行长徐蔓萱,协助行长徐仁艳分管公司业务等等。

  然而这种局面仅仅维持了半年多的时间。2018年12月,张长弓也卸任了该行副行长一职。

  资料显示,张长弓于2015年初加入浙商银行任副行长,长期分管资产管理、金融市场业务;曾任浙江浙商产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前浙江浙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首任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和时任行长刘晓春搭档,二人共同推动浙商银行“一路狂奔”。

  因而,张长弓的离任也引起了市场对浙商银行的高度关注。

  而自徐仁艳上任行长职位以来,浙商银行副行长人数则由8名减少至4名。

  3月15日,一视小编在浙商银行官网-投资者关系-公司治理-高级管理层页面查阅发现,目前浙商银行高管层架构为一位行长、4位副行长(徐蔓萱、吴建伟、刘龙、张荣森),以及两位行长助理(刘贵山、陈海强。)

  2

  大小罚单依旧频收内控风险不断暴露

  与此同时,一视财经注意到,徐任艳接棒后,浙商银行的内控问题仍不断暴露,罚单依旧频收。

  比如进入2019年不久,浙商银行就已经收到了罚单,2月浙商银行北京分行因存在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等4类违法行为共被罚没190万元。

  而去年12月7日晚间,银保监会一次性披露10张罚单,对包括浙商银行等6家银行,以及2名相关责任人,合计开出了1.563亿元的“天价罚单”。

  其中,浙商银行因七项理财违规行为被罚5550万元,成为本次金额最大罚单,同时其也是浙商银行近三年以来首次因理财违规被罚,罚款金额超近三年处罚金额之和。

  根据银保监会公布的处罚信息显示,浙商银行涉及的七项理财违规行为包括:一、投资同业理财产品未尽职审查;二、为客户缴交土地出让金提供理财资金融资;三、投资非保本理财产品违规接受回购承诺;四、理财产品销售文本使用误导性语言;五、个人理财资金违规投资;六、理财产品相互交易,业务风险隔离不到位;七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

  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大额罚单”及频繁高管层变动无疑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其A股IPO,这也是监管层比较忌讳的事。此前,证监会就在IPO反馈意见中着重提到了这一点。

  3

  为“补血”再次闯关 不良率悄然拉升

  除此之外,一视财经梳理发现,因为“补血”的问题,浙商银行还曾中止A股发行审查的申请。

  早在2017年3月10日晚间,浙商银行宣布A股上市计划,拟首次发行不超过44.9亿股A股股票并于上交所上市,发行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同年11月,证监会受理了该行发行A股申请。

  不过,2017年的财报数据则显示,受业务规模持续扩张的影响,截至 2017 年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 8.29%,同比下降 0.99 个百分点,已临近监管红线。

  为了补充资本金,2018年3月23日,已在香港上市的浙商银行发布公告表示,拟配售7.59亿股新H股,配售价为每股H股4.8港元。配售所得款项净额总额预计约为36.15亿港元,拟将配售所得款项净额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而根据中国证监会的要求,发行人发行其他证券品种导致审核程序冲突时,应就A股首次公开发行提交中止审查申请。

  因而,为筹备该行配售H股事宜,浙商银行和保荐机构曾于2018年1月16日向中国证监会报送了关于中止A股发行审查的申请。

  直至2018年4月3日晚间,浙商银行公告称,该行和保荐机构已于2018年4月2日向中国证监会报送了关于恢复A股发行审查的申请。接着4月24日,证监会作出批复,同意恢复对浙商银行A股发行上市申请的审查。同年6月29日,该行的A股IPO进程变更为预披露更新。

  浙商银行如此反复,归根到底是为了融资“补血”,但经过前几年的快速发展之后,如今的银行业包括浙商银行不良率问题逐渐显现。

  该行2018年不良贷款率为1.20%,比上年末上升0.05个百分点,同时,拨备覆盖率270.37%,比上年末下降26.57个百分点;贷款拨备比3.25%,比上年末下降0.18个百分点。

  面对这么多问题,显然,上任一年的徐仁艳仍然任务艰巨。

  4

  徐仁艳年薪555万排名第一

  此外,徐仁艳最惹眼的还有他高达555万的年薪,位居中国银行业高管薪资前列。

  2018年中国银行高管薪资排行榜

  (制图:一视财经)

  一视财经发现,从已披露的国有大行以及全国性股份制银行2018年年报来看,浙商银行行长年薪超过500万,而六家国有大行的高管层薪资均未超过100万。中行行长刘连舸、交行行长任德奇的薪资更是只有23万元和38万元。

  浙商银行行长徐仁艳年薪555.16万元,是唯一一家行长年薪过500万的银行;招商银行(600036)行长田惠宇年薪468.99万元,荣登行长薪资榜单亚军;平安和民生紧随其后,两行行长胡跃飞郑万春的年薪分别为457.19万元和411.03万元。

  纵观国有6大行,高管们的年薪与股份制银行、城农商行相比差别较大,原因是几年前发布的“限薪令”,该规定表示,2015年1月1日起,国有银行董事长、行长、监事长以及其他副职负责人的薪酬,按照国家关于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的意见执行,据报道,限薪令执行后,五大行高管的最高年薪调降至人民币60万元左右。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一视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